对四川县域经济发展的十大再认识

搜狐焦点攀西站 2019-07-12 08:53:0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①县域经济不等同于县级经济 ②县域经济是我省国民经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③县域经济就是特色经济 ④专业化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 ⑤县域经济具有相对独立性,但不具有完全独立性 ⑥县域经济包括三种经济形态 ⑦县域经济是一种功能性的地域经济 ⑧县域经济发展要从单纯重资源利用向发挥资源优势和适应市场需求相

①县域经济不等同于县级经济

②县域经济是我省国民经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③县域经济就是特色经济

④专业化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

⑤县域经济具有相对独立性,但不具有完全独立性

⑥县域经济包括三种经济形态

⑦县域经济是一种功能性的地域经济

⑧县域经济发展要从单纯重资源利用向发挥资源优势和适应市场需求相结合转变

⑨县域经济发展需要强有力的外部性支持

⑩县域经济发展需要制度创新

县域经济属行政区域经济,县的行政区面积、行政边界、行政等级、行政职权、纵向行政管理关系等行政区特征,县域的地理区位、点线发育程度、要素空间分布、空间结构、空间关系等空间特征,县域的地形地貌、资源禀赋、生态环境承载力等自然地理特征,都会对县域经济活动产生重要的影响。四川要从根本上破解县域经济发展的难题,需要从区域经济的角度、特别是从行政区域经济的角度对县域经济进行再认识

再认识一

县域经济不等同于县级经济

县是一种城乡混合、带有浓厚乡村色彩的一般地域型政区,既有城镇也包括大量的乡村地域,整体保持着乡村型的经济社会形态。县域经济集一二三产业为一体,既有城市经济,更有大量的乡村经济,是一种带有浓厚乡村经济特征的混合型经济

市辖区是国家设置在地级以上市城市地域的一种行政区划建制,属城市型政区。市辖区范围内城市规模较大,二、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有绝对的主体地位,经济活动更多遵从城市经济的发展规律,经济形态上属城市经济的范畴。

县级市在理论上属于城市型政区。但与县相比较,县级市虽然具有更多的城市属性,但仍然保留着大量的乡村地域,其地域内的城市人口规模和空间规模都相对不大。因而县级市仍然较多具有一般地域型政区的属性特征,其经济形态仍可归入县域经济的范畴。

长期以来,人们模糊了一般地域型政区与城市型政区的区别,将市辖区等同于县和县级市,将县域经济等同于县级经济,把市辖区经济也纳入县域经济的范畴,混淆了县域经济与城市经济的本质区别。只有将市辖区从县域中分离出来,将县域经济与城市经济区别开来,才能真正认识和把握县域经济的本质及其发展特点和规律,才能探索和找到县域经济发展的有效路径

四川发展县域经济需要充分认识一般地域型政区与城市型政区的差别,将全省183个县级行政区按其经济属性明确划分为以市辖区为主体的城市经济和以县及县级市为主体的县域经济,分类引导、分类指导、分类考核。

再认识二

县域经济是我省国民经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空间集聚是区域经济活动的基本规律。一国或省域经济发展并不是在其全部国土面积上呈平面状均匀展开,现代工业和现代服务业仍是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地域,因而城市经济是支撑一国一省国民经济的主体。

2017年四川53个市辖区仅占全省国土面积的8.2%,却集中了全省所有的国家级开发区、全省18所主要高等院校、主要机场和内河港口等重大交通枢纽,创造了全省GDP的52.9%、二产增加值的52.1%、三产增加值的60.3%、财政收入的53.2%,支撑了四川国民经济的一半以上。

当然,县域经济也是我省国民经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它的作用体现在:

一是县域是农业的空间载体,一国一省不能没有农业,因而也就不能没有县域经济。尤其在当下,县域是乡村振兴的主战场,县域经济在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促进农民增收等方面发挥着特殊的作用;

二是县域经济在我省国民经济中占有相当比重,部分县、特别是县级市可能发展成为全省新的经济增长点

三是县域经济为当地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一定的财力支撑,保障当地基本公共服务

四是县域经济为当地广大城乡居民提供了广泛的就业,在多渠道转移农民就业方面有着特殊的作用

四川需要正确认识县域经济在我省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既不能完全漠视,也不能过分夸大。

宜宾市翠屏区进入县域经济发展强县公示名单

再认识三

县域经济就是特色经济

县域是类型极为复杂多样的自然地理单元。从地形地貌上看,有平原县、丘陵县、山区县;从区位条件来看,有的县靠近大中城市或交通枢纽,有的则远离大中城市或交通枢纽。有的靠江、靠海,有的沿边,还有的地处内陆;从资源条件来看,有的县资源十分丰裕,而有的县资源极度匮乏;从社会发展条件来,有县的人口众多、城镇化水平较高,而有的县人口稀少、城镇化水平较低。地形地貌、区位条件、资源条件、社会发展条件的差异对县域经济的发展方向、发展路径、发展模式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其发展路径也有所不同

因此,试图给县域经济找到一条共同而具有普适意义的发展道路是不可能的。县域经济必须走特色化的发展道路,特色是县域经济的优势所在,是县域经济的生命力所在。

四川地域广阔,地形地貌复杂、类型多样,海拔高低落差大。四川发展县域经济更需要立足县域的自身特点和优势,走特色化的发展道路,鼓励和支持不同的县域根据自身的地域优势探索不同的发展模式,尤其是要积极探索丘陵和山区县域经济发展模式、远离大中城市的县域经济发展模式、资源丰裕和资源匮乏县域的经济发展模式,培育发展特色产业。

汶川县进入县域经济发展先进县公示名单

再认识四

专业化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

县作为我国基本的行政地理单元,尽管其面积最大的可以达到20.23万平方公里,人口最多的可以达到230万人,但就总体而言县域行政区划面积和人口规模还是有一个相对固定的范围。2017年我省130个县和县级市平均面积3466平方公里、平均常住人口39.6万人。若除去地广人稀的三州,其余82个县和县级市平均面积仅有1870平方公里,平均常住人口54.2万人。

发展县域经济需要考虑在一个有限的经济地理单元内拥有多少可供利用的资源要素以及有多大能力吸聚资源要素,从而避免产业发展中的“小而全”现象和范围不经济。因此,专业化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

四川发展县域经济需要立足于自身的自然资源、劳动力资源和社会经济基础,强化社会生产的地域分工,立足既有产业基础凝练产业,因地制宜地培育发展几个专业化生产部门,形成县域的产业比较优势,提高县域经济的专业化水平和市场竞争力,使其成为支撑县域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

再认识五

县域经济具有相对独立性,但不具有完全独立性

作为行政区域经济,县域经济具有相对独立性。一是因为县作为一级行政区划具有明确和法定的行政边界。行政边界的存在及其产生的屏蔽效应必然对县域资源要素的空间流动和空间配置、经济活动的空间组织产生行政性影响,在经济上形成一定的空间割离。二是因为我国分层次调控国民经济的体制为县域经济的相对独立运行提供了制度条件。

另一方面,县域经济又不具有完全的独立性。一是因为县域地域范围有限,城镇体系缺失,交通难以成网,产业分工体系不全。经济活动的空间不可分性与空间依附性使县域经济不可能完全独立运行。因而县域经济不是一个完整的区域经济系统,缺乏自我组织、自我完善、自我调节的区域自组织能力。二是因为不同等级的行政区之间存在自上而下的垂直包涵关系,高一级行政区域经济板块及其运行对低一级行政区域经济板块及其运行有着直接影响。因此,县域经济不具有完成的独立性,不能绝对孤立和封闭式的自我发展。

发展县域经济发展,一方面要充分发挥行政经济区域他组织的作用,激发县域经济发展的能动性,加强对县域经济活动的组织调控和合理引导,形成相对独立的县域经济活动板块。另一方面,必须打破“行政边界”的制约,将县域空间布局、城镇发展、交通建设、产业发展纳入更大的区域经济体系中,加强与区域中心城市的纵向经济联系,推进与毗邻县域的横向区域合作,推动县域经济开放式协同发展。

再认识六

县域经济包括三种经济形态

县域经济集一二三产业为一体、城市经济与乡村经济为一体,其经济活动涵盖了农业、工业、商业、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多种产业和行业门类,由此形成了城镇经济、集镇经济、乡村经济三种经济形态。

一是以县城地域为载体的城镇经济形态。县城作为县域的行政中心、人口中心和服务中心,具备一定支撑现代工业发展所需的基础设施和其他要素条件,是县域二、三产业的主要集聚地,其经济活动具有一定的城市经济属性,从而形成城镇经济形态。

二是以规模较大的建制镇为载体的集镇经济形态。集镇既不同于城市,也不同于纯粹的乡村,而是兼有城乡二者的特点和功能,其经济形态既不同于城镇经济,也有别于纯粹的乡村经济。集镇经济以规模较大的集镇实体地域为空间载体,集聚了一定规模的工业和服务业,是县域经济中一种相对独立的经济形态。

三是以广大乡村地域为载体的乡村经济形态。乡村经济有别于城镇经济和集镇经济,其经济活动分布在广阔的乡村地域,以农、林、牧、副、渔等第一产业为主,兼有旅游等其他经济活动。

在县域经济中,城镇经济是核心、集镇经济是节点、乡村经济是基础。发展县域经济要以三种经济形态为着力点,做大做强城镇经济、培育发展特色集镇经济、大力发展乡村经济。一是要做大做强以县城为中心、产业园区为载体、工业为主导的城镇经济。二是要培育发展特色集镇经济。以特色小镇建设为切入点,以1~2平方公里的集镇实体地域为空间载体,着力发展有特色的工业、商贸、旅游等产业,同时引进植入金融、创新创业、互联网等新兴产业,形成我省独具特色和优势的集镇经济。三是大力发展乡村经济。大力开发农业多种功能,因地制宜的发展种植业、养殖业,推进乡村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推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升级。

西昌市进入县域经济发展强县公示名单,图为西昌农村

再认识七

县域经济是一种功能性的地域经济

县作为我国基本的行政区划和一般地域型政区,具有特定的地域功能,包括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以及行政管理等功能。不同的县域其自然生态状况、水土资源承载能力、环境容量、区位条件、人口集聚状况等各不相同,因而其承载的主体地域功能各异

从发展县域经济的角度来看,一方面不同县域其开展经济活动的基础条件各不同相同,有的适于集聚开展大规模的经济活动,有的不具备大规模开展经济活动的条件。另一方面,不同县域其各类产业发展的条件也不相同,有的适于大规模的工业集聚,有的适于发展商贸、物流、旅游等服务业,有的适于发展农业。因此,县域经济是一种功能性的地域经济,有的县发展经济成为其主要的地域功能取向,有的县发展经济是其次要功能。四川按国家主体功能区划要求,将全省划分为了重点开发区、农产品主产区和重点生态功能区,全省129个县市也分别被纳入到相应的主体功能区划,形成了对县域经济发展的特定功能要求。四川发展县域经济需要立足县域承载的地域功能,强化分类引导、分类考核,明确不同县域经济发展的战略取向,形成县域的地域经济特色和经济功能。

再认识八

县域经济发展要从单纯重资源利用向发挥资源优势和适应市场需求相结合转变

县域在空间上包括了大量的乡村地域,地形地貌复杂多样,因而拥有一定独特优势的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资源。因此,开发利用资源成为县域经济发展的自然选择和重要路径。四川地形地貌更加复杂多样,资源丰富、组合较好,因而资源输出和资源加工成为四川发展县域经济的重要方式。许多县立足于本地的资源优势形成了资源加工产业。

通过资源开发利用促进县域经济发展属于供给驱动的发展模式,它是以县域生产提供的产品具有充足的市场需求为前提的。当前,我国消费结构和消费需求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个性化、多样化消费渐成主流。对于生产者而言,重要的不仅是我能生产什么,而是市场需要什么。

四川发展县域经济应当摒弃传统的单纯以资源为导向的供给驱动模式,将发挥资源优势与适应市场需求结合起来,立足本地资源优势,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主动适应市场需求变化,挖掘资源的新用途,开发新产品,强化市场的开拓与营销,引导市场消费,才能使县域的资源优势得到充分的发挥,促进县域经济持续、稳定发展。

再认识九

县域经济发展需要强有力的外部性支持

县作为我国基本的行政区划单元,既要组织调控县域经济,还要承担基础设施建设、义务教育、公共卫生、社会治安、环境治理、生态保护保护等公共管理事务,这就需要相当的公共财力支撑。然而县域有限的国土面积和人口规模决定其经济总量和财力只能达到一定的规模,财政自给率低。况且,县级财政总收入中的很大一部分需要用于非生产性的公共服务支出,实际能够用于生产性支出、改善经济活动环境、调控经济活动的部分非常有限。

因此,县域很难依靠其自身有限的财力建立和完善支撑县域经济发展所必需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也很难依靠有限的财力实施有效的产业政策以促进县域经济发展。虽然借助于市场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改善县域经济的发展条件和发展环境,但总体而言县域经济发展的基础条件主要仍需通过财政转移支付和上级政府的投入才能得到较大的改善和提升。

四川县域经济发展需要强有力的外部性支持,需要上级政府部门建立更加科学规范、稳定持续的制度化政策支撑体系,通过区域发展政策、区域补偿政策、公共投资政策和产业布局政策,改善和提升县域经济发展的基础条件和发展环境,促进县域经济良性、可持续发展。

米易县做强做大蔬菜产业,图为撒莲镇平阳村村民正在采摘西红柿

再认识十

县域经济发展需要制度创新

县域经济是一种行政区域经济,其行政管理的制度安排及其权力配置极大地影响和制约着县域经济的发展,需要适应经济发展的要求变革创新制度环境,消减县域经济发展的制度性障碍。从行政经济区的制度环境来看,县域经济发展与市管县体制和农村土地制度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两大制度安排及其变革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和决定着县域经济的发展。

市管县体制涉及到市县两级政府对县域经济活动的组织管理,决定着县域资源要素的配置能力、配置方式及其效率。市管县体制有利于发挥中心城市对所管县域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与此同时也存在和面临一些问题,制约了县域经济的发展。发展县域经济需要立足县域的区位条件、区际关系和发展基础,改革创新市管县体制,调整处理好市县之间的行政管理关系。对于毗邻中心城市、受溢出效应影响大的县域,要强化市县区域统筹、协同发展,推动县域经济与都市经济融合发展。对于距离大中城市较远、经济发展独立性较强的县域,应调整市县之间现行的行政管理关系,进一步深入推进“扩权强县”改革,扩大县级地方政府的经济管理权限,提高行政配置资源效率。

土地是乡村经济最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土地所有和土地使用的制度安排直接影响和决定土地要素的利用方式,从而也对乡村经济活动产生重大、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发展县域经济需要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形成合理的农村土地制度安排。四川发展县域经济需要进一步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破解土地制约的瓶颈,为县域经济、特别是乡村经济发展提供合理而有效的制度安排。

(作者系四川省区域经济研究会会长、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攀枝花买房,攀枝花新房,攀枝花购房,攀枝花房产尽在搜狐焦点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